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越努力,越幸运

教育的目的,是培养真正的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自信,乐观,敢于迎接一切挑战!

网易考拉推荐

闲看花开花落  

2014-08-15 15:11:56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花开花落,其实应该与季节无关吧。很多时候都是迷茫于自己的生活,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让自己不去想些别人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路依旧还是那条路,当多少年过去,离往事越来越远,便也没再追寻。于是就想到要去寻梦,去找寻一种久违的心情,看那桃花是否依旧笑春风,看那记忆中的面容是否依旧柔情似水?

花开花落,其实应该与季节无关吧。很多时候都是迷茫于自己的生活,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让自己不去想些别人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路依旧还是那条路,当多少年过去,离往事越来越远,便也没再追寻。于是就想到要去寻梦,去找寻一种久违的心情,看那桃花是否依旧笑春风,看那记忆中的面容是否依旧柔情似水?

有谁能够挽留住那些花朵?听任淡淡的清香揪心的惆怅。是否也在回忆那淡淡的雨夜,那盈盈的绿叶?而我终是做着这个世上最无聊之事,闲看花开花落,徒留伤心往事。

故人总是说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那端起的酒杯也过是这个故事里应该有的道具而已,是谁为谁青杏煮酒,是谁为谁梅子雨冷,是谁为谁衣带渐宽终不悔,是谁为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,那么又是谁为谁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?

许多的美丽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中滑落,依稀耳边响起的总是聆听不断的丁零。没法在花开花落时不伤感难过。偶尔轻轻走来的依然婆娑婀娜,难得感觉那等在季节里的容?,如莲花般开落的凄惨,总有伤感于那句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的颓废。

风住尘香花已尽,物是人非频回首。

多少人会看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又有多少人知道是非成败转头空,江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于是,也想不停地流浪,也想走过那长河落日圆的漠北,走过那千山鸟飞绝的域西,走过那十里荷花香的江南。一路的餐晚风饮朝露,一路的枕松涛眠孤月,使雨中的流浪,看起来似乎只有起点没有终点。偶尔想起的时候,依旧泪湿衣襟,怎么的豪情才有那般的开怀?我依旧没能够释怀于现在的枯燥生活。

许多的事情依旧还是匆匆太匆匆,无不得意于现在还能够散发乘夏凉,荫下卧闲敞。人生总也有如意之时,聚散匆匆总是缘飞缘散时,要不怎能够人生得意须尽欢,哪管他明日今朝谁是谁非。

总也有想莲步轻移,婀娜多姿的时候,总也有为悦己者容的时候,总也有被他说成我是个习惯向右走的女子的时候,但是也总有人忘记其实他是个习惯向左走的男子的时候,那么痛并快乐着看花开花落,总比一个人寂寞如烟花的时候好吧。何须在意那么自己本不应该在意的时候,让自己能够更快乐些。

端坐于花下,伸手接一飘落的花瓣,含入唇中,掬其沁凉与幽香,看那破蛹化蝶复成茧又是怎么的开怀?没人能够邂逅奇迹不游走于这个世道。犹记得曾想邂逅水妖,从此避世,终归那也是我有个美丽的梦而已,何须期待太多美丽?

青黛色的烟霭笼罩在银白色的晨曦中,迷离在眼前的时候,天亮了,那么我看闲花开花落的时光还有多少?人生本没多少日子,除去我偶尔的伤感,这个该有的人生应该不是个错误。

白驹飞驰,春去秋至,我倚栏相望,穿了秋水,竟是一袭长袖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,却倾泻了我一地的心事。夏将尽,长日渐短,人却开始迷糊。

曦,美丽如常,而我,昔日的心境已不再。心境如疾速的烈风,瞬间感到了落水的冰凉。

步履踉跄,像酒醉的风光,欢歌漫唱全凭自己的无颜,而我又能唱响几多婉转,隔了旁人的心肠流传的是何种笑谈,还便装扮成矜持的假面,在无人过问的舞台上且歌且吟,展示独角戏的绚烂,那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,而我,真的,真的很想闲看花开花落。

沧海依然横流,桑田依旧难老。

什么时候人世间竟然流行抓不住的过眼云烟?

 花开花落,其实应该与季节无关吧。很多时候都是迷茫于自己的生活,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让自己不去想些别人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路依旧还是那条路,当多少年过去,离往事越来越远,便也没再追寻。于是就想到要去寻梦,去找寻一种久违的心情,看那桃花是否依旧笑春风,看那记忆中的面容是否依旧柔情似水?

2014年08月15日 - 越努力,越幸运 - 越努力,越幸运
 

有谁能够挽留住那些花朵?听任淡淡的清香揪心的惆怅。是否也在回忆那淡淡的雨夜,那盈盈的绿叶?而我终是做着这个世上最无聊之事,闲看花开花落,徒留伤心往事。

故人总是说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那端起的酒杯也过是这个故事里应该有的道具而已,是谁为谁青杏煮酒,是谁为谁梅子雨冷,是谁为谁衣带渐宽终不悔,是谁为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,那么又是谁为谁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?

许多的美丽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中滑落,依稀耳边响起的总是聆听不断的丁零。没法在花开花落时不伤感难过。偶尔轻轻走来的依然婆娑婀娜,难得感觉那等在季节里的容?,如莲花般开落的凄惨,总有伤感于那句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的颓废。

风住尘香花已尽,物是人非频回首。

多少人会看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又有多少人知道是非成败转头空,江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于是,也想不停地流浪,也想走过那长河落日圆的漠北,走过那千山鸟飞绝的域西,走过那十里荷花香的江南。一路的餐晚风饮朝露,一路的枕松涛眠孤月,使雨中的流浪,看起来似乎只有起点没有终点。偶尔想起的时候,依旧泪湿衣襟,怎么的豪情才有那般的开怀?我依旧没能够释怀于现在的枯燥生活。

许多的事情依旧还是匆匆太匆匆,无不得意于现在还能够散发乘夏凉,荫下卧闲敞。人生总也有如意之时,聚散匆匆总是缘飞缘散时,要不怎能够人生得意须尽欢,哪管他明日今朝谁是谁非。

总也有想莲步轻移,婀娜多姿的时候,总也有为悦己者容的时候,总也有被他说成我是个习惯向右走的女子的时候,但是也总有人忘记其实他是个习惯向左走的男子的时候,那么痛并快乐着看花开花落,总比一个人寂寞如烟花的时候好吧。何须在意那么自己本不应该在意的时候,让自己能够更快乐些。

端坐于花下,伸手接一飘落的花瓣,含入唇中,掬其沁凉与幽香,看那破蛹化蝶复成茧又是怎么的开怀?没人能够邂逅奇迹不游走于这个世道。犹记得曾想邂逅水妖,从此避世,终归那也是我有个美丽的梦而已,何须期待太多美丽?

青黛色的烟霭笼罩在银白色的晨曦中,迷离在眼前的时候,天亮了,那么我看闲花开花落的时光还有多少?人生本没多少日子,除去我偶尔的伤感,这个该有的人生应该不是个错误。

白驹飞驰,春去秋至,我倚栏相望,穿了秋水,竟是一袭长袖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,却倾泻了我一地的心事。夏将尽,长日渐短,人却开始迷糊。

曦,美丽如常,而我,昔日的心境已不再。心境如疾速的烈风,瞬间感到了落水的冰凉。

步履踉跄,像酒醉的风光,欢歌漫唱全凭自己的无颜,而我又能唱响几多婉转,隔了旁人的心肠流传的是何种笑谈,还便装扮成矜持的假面,在无人过问的舞台上且歌且吟,展示独角戏的绚烂,那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,而我,真的,真的很想闲看花开花落。

沧海依然横流,桑田依旧难老。什么时候人世间竟然流行抓不住的过眼云烟?

 2014年08月15日 - 越努力,越幸运 - 越努力,越幸运

 

    有谁能够挽留住那些花朵?听任淡淡的清香揪心的惆怅。是否也在回忆那淡淡的雨夜,那盈盈的绿叶?而我终是做着这个世上最无聊之事,闲看花开花落,徒留伤心往事。

故人总是说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那端起的酒杯也过是这个故事里应该有的道具而已,是谁为谁青杏煮酒,是谁为谁梅子雨冷,是谁为谁衣带渐宽终不悔,是谁为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,那么又是谁为谁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?

    许多的美丽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中滑落,依稀耳边响起的总是聆听不断的丁零。没法在花开花落时不伤感难过。偶尔轻轻走来的依然婆娑婀娜,难得感觉那等在季节里的容?,如莲花般开落的凄惨,总有伤感于那句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的颓废。

    风住尘香花已尽,物是人非频回首。

    多少人会看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又有多少人知道是非成败转头空,江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于是,也想不停地流浪,也想走过那长河落日圆的漠北,走过那千山鸟飞绝的域西,走过那十里荷花香的江南。一路的餐晚风饮朝露,一路的枕松涛眠孤月,使雨中的流浪,看起来似乎只有起点没有终点。偶尔想起的时候,依旧泪湿衣襟,怎么的豪情才有那般的开怀?我依旧没能够释怀于现在的枯燥生活。

    许多的事情依旧还是匆匆太匆匆,无不得意于现在还能够散发乘夏凉,荫下卧闲敞。人生总也有如意之时,聚散匆匆总是缘飞缘散时,要不怎能够人生得意须尽欢,哪管他明日今朝谁是谁非。

    总也有想莲步轻移,婀娜多姿的时候,总也有为悦己者容的时候,总也有被他说成我是个习惯向右走的女子的时候,但是也总有人忘记其实他是个习惯向左走的男子的时候,那么痛并快乐着看花开花落,总比一个人寂寞如烟花的时候好吧。何须在意那么自己本不应该在意的时候,让自己能够更快乐些。

    端坐于花下,伸手接一飘落的花瓣,含入唇中,掬其沁凉与幽香,看那破蛹化蝶复成茧又是怎么的开怀?没人能够邂逅奇迹不游走于这个世道。犹记得曾想邂逅水妖,从此避世,终归那也是我有个美丽的梦而已,何须期待太多美丽?

    青黛色的烟霭笼罩在银白色的晨曦中,迷离在眼前的时候,天亮了,那么我看闲花开花落的时光还有多少?人生本没多少日子,除去我偶尔的伤感,这个该有的人生应该不是个错误。

    白驹飞驰,春去秋至,我倚栏相望,穿了秋水,竟是一袭长袖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,却倾泻了我一地的心事。夏将尽,长日渐短,人却开始迷糊。

    曦,美丽如常,而我,昔日的心境已不再。心境如疾速的烈风,瞬间感到了落水的冰凉。

    步履踉跄,像酒醉的风光,欢歌漫唱全凭自己的无颜,而我又能唱响几多婉转,隔了旁人的心肠流传的是何种笑谈,还便装扮成矜持的假面,在无人过问的舞台上且歌且吟,展示独角戏的绚烂,那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,而我,真的,真的很想闲看花开花落。

沧海依然横流,桑田依旧难老。

    什么时候人世间竟然流行抓不住的过眼云烟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